6年前PPS盗播NBA直播比赛的事,如今终于有了定论

  NBA著作权之争近日有了定论。

  日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美商NBA产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NBA产物公司)诉上海众源网络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众源)、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爱奇艺)侵害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作出终审判决,认定PPS擅自直播NBA比赛的行为侵害了NBA产物公司的著作权,并判令上海众源网络有限公司在PPS网站公开道歉并赔偿380万元。至此,这一长达6年之久的官司划上了句号。

  

  PPS网络电视始创于2005年,为上海众源所有,曾经号称全球第一家集直播点播的网络电视软件。2012年2月,以日均覆盖人数3275.9万居于行业第二。2013年5月7日,百度宣布3.7亿美元收购PPS视频业务,并将PPS视频业务与爱奇艺进行合并。

  NBA产物公司指控PPS客户端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播出了2011-2013两个赛季中的658场比赛,侵害了其合法权益,并于2014年8月份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上海众源和爱奇艺连带赔偿其经济损失3600万元并公开道歉。

  值得注意的是,该案在审理中涉及了两个方面的法律关系,即著作权纠纷和不正当竞争纠纷。

推荐阅读:中超名帅、大牌外援呼吁球迷抵制盗播:保护自己的联赛

  就著作权方面,双方争议焦点在于NBA篮球直播赛事节目是否属于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简称类电作品),亦即是否享有著作权。因为根据《著作权法》规定,只有 “作品”才可以享受著作权法的保护,而赛事节目从形式上也只能属于类电作品。

  双方执着于直播是否属于《著作权法》调整,相信主要是基于赔偿数额的考量。而法官裁判赔偿数额的主要依据,则来自侵权赛事的场次多少(作品数量多少)及基于NBA方面每场转播的损失。

  2007年,PPS曾经和NBA有过许可协议,该协议约定转播剩余赛季的50场比赛,总费用为100万美元,折合每场为2万美元。而到2015年,在腾讯直播NBA的比赛中,NBA的许可费用已经高达7.8万美元每场。因此,即使按照2007年的标准,能计算出来的赔偿数额也应该以几千万人民币来计算。

  不过,关于赛事节目是否构成类电作品,法律界尚有争议,因为《著作权法》定义下的“类电作品”必须符合“独创性”和“固定在一定介质上”这两个条件。

  部分法律人士认为,体育赛事过程本身是随机的,没有剧本、没有情节,并且直播节目仅仅是在赛场旁边放几台摄像机,以固定的角度进行记录,单纯地播放出去,没有独创性。

  而另一派的意见是体育赛事节目不仅仅是赛事的呈现,它融合了复杂的拍摄过程(如,多机位)、较高的拍摄理念(蒙太奇等)、以及后期的剪辑制作等,其独创性不低于其他的影视作品,应该属于作品,受《著作权法》的保护。

  显然,北京市一中院倾向于前者的看法,其认为NBA赛事节目受客观因素限制较多,表达的个性化选择空间较少,独创性程度较低,并且涉案赛事整体比赛画面尚未被稳定地固定在有形载体上,因此难以构成类电作品。

  虽然一审法院未就赛事属于“作品”予以认定,但是考虑到转播行为未被许可,已经破坏了公平、自由的竞争环境,违反了诚实信用的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可以参考《商标法》相关规定,侵害商标专用权的最高法定赔偿数额为三百万元。

  另外,一审法院认定上海众源和爱奇艺已经合并,对整个涉案过程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判决上海众源、爱奇艺赔偿360万元并在其网站公开刊登声明消除影响。

  一审判决后,当事三方均不服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NBA产物公司上诉认为一审法院认定赛事节目不属于类电作品属于认定事实不清;而爱奇艺公司则上诉认为自己并非本案被告,PPS的主办单位是上海众源,并非爱奇艺公司,两公司系相互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独立法人。

  在二审中,案件的争议焦点仍然在于NBA赛事节目在《著作权法》上如何定性,及PPS是否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侵权行为。

  实际上,现代的NBA比赛,并非单纯的几个固定机位的拍摄,而是在现代科技的运用下,大量使用了镜头技巧、蒙太奇手法和剪辑手法,在机位的拍摄角度、镜头的切换、拍摄场景与对象的选择、拍摄画面的选取、剪辑、编排以及画外解说等方面均体现了摄像、编导等创作者的个性选择和安排,以向观众传递比赛的现场感,呈现篮球竞技的对抗性、故事性。

  而数字信息技术的普及已经将传统意义上的介质扩大化,从技术上讲,每一个借助网络传输的数字压缩信息包就是一个又一个有形载体,与传统上借助无线、有线或卫星传输的模拟视听信号并不存在本质区别。

  通过大量长篇幅的法律论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最后认定了NBA赛事节目具有“独创性”和能满足类电作品定义中“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的要求,构成类电作品。

  不过,NBA产物公司关于涉案直播行为共涉及658场次的NBA赛事节目的主张未被支持,最后依据公证书及鉴定书显示的直播涉案赛事节目场次仅有9场,考虑到综合因素,法院酌情增加20万元赔偿。

  最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令上海众源在其网站首页刊登声明并赔偿NBA产物公司经济损失380万元。

  不知道NBA方面对这个判决结果是否满意,在经历了长达6年的诉讼后,他们得到了与一审差不多的赔偿数额,基本上相当于目前5、6场比赛的许可费。

  如此看来,知识产权保护,未来的路还很长。

本文系由网友投稿发布,不代表体育世界网立场,如有侵权请提供相应材料联系客服删除,本文地址:https://www.ceegsolar.cn